陳S ir揚言 (第143 2期)
  儘管各種文保的力量都在為金聲電影院而呼籲,熱愛廣州傳統文化的新老廣州人都在哭泣,但是“青山遮不住,畢竟東流去”。
  城中媒體的報道說,位於恩寧路的金聲電影院曾經給眾多老廣留下了許多美好回憶,這家老電影院2008年11月30日停業。2009年年底,金聲電影院被明確只保留門面,後背建築將全部拆掉,規劃面積為6593平方米,計劃建一座南粵電影博物館。2010年3月金聲電影院倒在鉤機之下,只留下影院的大堂和票房供市民緬懷。2011年,金聲電影院被納入到恩寧路保護規劃中,並提出盡可能在原址建電影博物館的構想。但是,如今博物館沒有建成,殘存的老金聲大堂卻被餐飲小食店取而代之,一股股油煙從影院大堂里飄出來,恩寧路人行道兩旁擺滿了桌椅,坐滿了食客,之前早已搬走的臨時服裝檔不知道什麼時候又搬了回來,除了門口仍掛著幾幅當年的海報以及門樓上雕刻的幾個金漆大字仍能讓人想起這裡曾經的輝煌外,積聚多年的歷史文化沉澱早已一去不復返。唉,看到這條新聞真的不知道說什麼好,東風無力百花殘。
  金聲電影院的故事告訴了我們一個真理:開個餐飲店比開個電影院好活。如果不是這樣的話,應該是在開不下去的餐飲店的原址崛起一家電影院,而不是在一家開不下去的電影院的大堂里開幾家餐飲店。
  金聲電影院的故事還告訴我們另一個真理。並不是所有的電影院都沒錢賺,也並不是所有的電影院都有錢賺。度娘告訴我們:1.金聲電影院最輝煌的時期是1978年和1979年。當時平均上座率超過82%,1979年上繳國家利潤近20萬元,這個數字在當時非常驚人。2.成立於2005年的萬達電影院線,是亞洲銀幕數排名第一的電影院線,開業五星級影城86家,730塊銀幕,成為排名全球前列的電影院線。2011年票房收入超過17.8億元。
  以上兩個故事又告訴了我們一個真理:電影院賺錢不賺錢,取決於電影院是否處於人丁興旺的商業區內,電影院只能成為城市時尚大潮中的一滴水才能永不乾涸。假如萬達在恩寧路投資建一個萬達商城,裡頭有一個萬達影院,那生意肯定火爆。當然,那個火爆的電影院的名字就不再是金聲電影院了。名氣很大但是商業氣氛嚴重不足的恩寧路只有懷舊的力量沒有時尚的力量,位於人氣鼎盛的上下九步行街和寂靜落寞的恩寧路之間的金聲電影院,命中註定到了這個時代就要淪落成連門面都保不住的樣子了,儘管各種文保的力量都在為金聲電影院而呼籲,熱愛廣州傳統文化的新老廣州人都在哭泣,但是“青山遮不住,畢竟東流去”。
  長吁短嘆一番之後就幾乎沒有發問的興趣了。現在的金聲電影院大堂的產權人是誰?誰批准要把這大堂出租給餐飲店的?那產權人缺錢就缺到這地步了嗎?如果這個產權人是私人,我無話可說,他擁有支配自己的私人物業的一切權利。如果產權人姓公,那麼各路人大代表政協委員就有權出來問責了。不管金聲電影院大堂的產權人姓公還是姓私,有關方面都有義務出來講一聲。如果姓私,所有人都必須閉嘴,關卿何事!如果姓公,所有人都有權問責,畢竟這是老廣州人的共同記憶,誰也不願意親眼看著我們親愛的金聲電影院淪落為大堂變成餐飲店這一幕。
  寫到這裡我就感到真的無話可說了。一個城市就和一個人一樣,成長的過程中難免要失去一些。對於那些不得不失去又無甚懷戀意義的,人們會選擇遺忘,對於那些不得不失去又值得記住的,人們選擇懷念。金聲電影院逝去了,有關部門體恤老廣州之心,慈悲為懷留下大堂和門面以供後世緬懷,這大堂和門面就視為金聲電影院的紀念碑。這碑現無香火卻有油煙,不聞電影聲但聽食客喧嘩,光是情感就讓人難以接受。不過話說回來,成間電影院說沒就沒了都接受得了,為何電影院的大堂變成餐飲店就接受不了呢?世界很奇妙,世界很費解。奇妙就奇妙在光是邏輯解釋不了一切,費解就費解在對於一個城市的過去和現在,感情二字總是以超越邏輯的力量縈繞著市民之心。 □陳揚  (原標題:總有一種力量叫感情)
創作者介紹

酒店工作

yd91ydnpb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